<th id="9vplo"></th>

<button id="9vplo"><object id="9vplo"></object></button>
  • <dd id="9vplo"></dd>

    【聚焦】養殖戶遭遇供應鏈之殤:先埋蛋還是先埋雞?

    2020-02-18 15:32:15 admin 2

    編者按:2月5日,孟津縣凡達飼料廠和河南金碩康飼料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民打電話向中國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求助。受疫情影響導致當地的養殖戶無料可飼,已有2萬余只小雞被活埋,周邊200多萬只鵪鶉也岌岌可危,同時,中國物流在洛陽市宜陽縣柳泉鎮扶貧的10萬只鵪鶉也將在一天后斷糧。雙方聯動,中國物流河南公司迅速幫忙協調派車前往中儲糧油脂公司(新鄭)將60噸豆粕運到孟津縣凡達飼料廠,并將180噸豆粕運達河南金碩康飼料有限公司,成功化解兩家企業飼料生產危機,此舉也保證了中國物流對口扶貧的鵪鶉廠正常運轉,免于返貧危機。

    “我們囤的雞飼料最多可以撐一個星期了,接下來如果飼料供應不上,家里五六千只雞就會全部被活活餓死。”2月14日,湖北荊州市川店鎮一位養殖戶彭女士在電話中告訴《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社記者,她和同鎮的大量養殖戶陷入困境,幾乎走投無路。
    當前,為阻擊疫情,諸多城市和地區選擇封路、封村、封鎮、封閉社區、小區,物流通道被人為隔斷。而由于供應鏈斷鏈,畜牧業受到重創的情形隨處可見,銷路被堵、飼料告急的聲音在全國多地此起彼伏。

    圖片關鍵詞

    (圖片來自網絡)

    雞無料可飼,蛋堆積如山

    春節之前,彭女士照例囤積了一批雞飼料。“根據養殖數量,我基本上是半個月到荊州市區進一批飼料,偶爾也會和同鎮的其他養雞戶一起,一周去拉一次飼料。”盡管每年春節期間,她都會比平時多囤一些雞飼料,以防春節后飼料廠不能及時正常供應,但新冠肺炎的侵襲還是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現在,家里五六千只雞開始‘飼料+田間野菜’混合喂養,但撐不了多久了。”彭女士無奈的說,如果一周內還沒辦法弄到飼料,五六千只雞將會“全軍覆沒”。

    除了飼料告急,目前雞蛋也銷售無門。彭女士還向記者反應,以前,每兩三天就會有渠道商來收購她家的雞蛋,而現在已經20多天無人問津了,導致家里的雞蛋堆積如山。

    這幾天,彭女士試著自己主動聯系渠道商們,他們都說:“超市都不開門,我們也收了雞蛋也賣不出去啊,加上封路限制,我們也進不村。”眼看著雞蛋即將過保質期,彭女士感到十分焦慮,畢竟這是一大家子最主要的收入來源,用她的話說“經濟損失會非常慘重”。

    她同時告訴《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記者,她所在的川店鎮養殖戶很多,一些更大的養雞場將面臨著更大的經濟損失。
    比如,鎮上有一家大的養雞場,一共養了幾十萬只雞,情況更是不容樂觀。據她透露,該養雞場同樣嚴重缺乏雞飼料,而且已經囤積了五六百箱共計近20000顆雞蛋。

    隨后,《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記者與川店鎮鎮政府取得聯系,一位譚姓職員解釋說,他們并沒有禁止拉運飼料等物資的貨車上路,只是出于疫情緊迫,在交通管制方面采取了比較嚴格的措施。

    “因為車輛流動、人員流動會造成潛在的傳染風險,所以我們要求車輛每隔三天,可以憑借村里開具的有效憑證件,當天進出一次村子。”在她看來,這一措施對于養殖戶來說,是可以滿足其拉運飼料和其他生活物資之需的。

    對于養殖戶面臨的雞蛋銷售的問題,該譚姓工作人員認為,很多店鋪受疫情影響暫停營業,的確使得當地的雞蛋無法銷售出去,積壓嚴重。

    對此她表示,川店鎮政府已建議養殖戶適當拿出一部分雞蛋捐贈給當地村民。“畢竟物資緊缺,大家共度難關也是在情理之中。”

    由此可見,當前在防控疫情期間,養殖供應鏈的供需兩端均有影響。

    一方面,疫情影響導致交通和物流受阻,不僅養殖飼料供應受到影響,成品物流也遭到限制,養殖業供給受到沖擊;另一方面,疫情導致消費者不敢出門,大量餐飲和商業門店面階段性關閉,消費需求有所下滑。


    中國物流及時出手,為雞和鵪鶉續命

    “再過幾天,由我們廠供應飼料的幾百萬只雞、鴨、鵪鶉都要餓死光了!”2月5日一大早,孟津縣凡達飼料廠和河南金碩康飼料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民打電話向中國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物流”)一位負責人求助。

    原來,他這兩家飼料廠在春節前已經付款預訂了600噸豆粕。但因為道路被封,派出去的司機在飼料生產廠門口排了5天了隊還沒拉回來,“估計還要再排隊好幾天才能拉上貨。前面還有幾百輛貨車在等著!”電話那頭,他的語氣萬分焦急,“現在飼料廠急需豆粕2000噸!”

    與此同時,他還通過微信向中國物流上述負責人發來因缺少飼料、大量雞鴨幼崽被迫挖坑掩埋的數段視頻,令人觸目驚心、痛心疾首。

    “主要是受疫情影響,飼料生產企業剛剛開工,個別地方道路管制,飼料無法及時運達,而幼雞兩天沒食吃就只能掩埋。”他介紹說。
    情況緊急,刻不容緩!2月5日上午,經中國物流負責人協調,河南分公司迅速幫忙協調中儲糧油脂有限公司(新鄭)豆粕供應事宜,并安排運輸車輛。

    當天下午,中國物流總部就接到了河南分公司總經理柳寧的回復報告:“請領導放心,明早公司第一班車就去新鄭拉飼料!” 據柳寧向《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記者介紹,上述飼料生產企業是1月30日開工的,本可以為養殖戶正常供應飼料。但受疫情影響,多數上游飼料原料廠未能按期復工,加上各地物流運輸也不通暢,因此一直無法滿負荷生產,導致到了2月5日當地的養殖戶無料可飼,已有2萬余只小雞被活埋。同時,和小雞用同一飼料的洛陽周邊200多萬只鵪鶉也岌岌可危。

    事實上,中國物流在洛陽市宜陽縣柳泉鎮扶貧的10萬只鵪鶉也將在一天后斷糧。

    “在與原料廠以及其他排隊的廠家詳細解釋我們緊急情況后,其實大家還是很理解的,于是我們優先拿到了一車原料,以解燃眉之急。”柳寧介紹。

    隨后在2月6日,中國物流河南分公司又派車前往中儲糧油脂公司(新鄭)將60噸豆粕運到孟津縣凡達飼料廠,2月7日又將180噸豆粕運達河南金碩康飼料有限公司,成功化解兩家企業飼料生產危機。

    說到這里,柳寧長舒了一口氣,“這兩家飼料廠得以正常開工復產,從大的方面來說,使得可洛陽市大部分養殖企業和養殖戶得以穩定運行。”他還補充說,此舉也保證了中國物流對口扶貧的鵪鶉廠正常運轉,“如果鵪鶉都餓死了,我們的扶貧成果也就毀于一旦,本來已經脫貧的農民很可能又要返貧。”

    中國物流此次及時伸出援手,送達的何止是飼料,其大義之舉無異于是為大量的雞和鵪鶉續命!

    圖片關鍵詞



    “一刀切”管制不可取,養殖供應鏈亟需重塑

    針對類似問題,2月12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發布《關于壓實“菜籃子”市長負責制 做好農產品穩產保供工作的通知》,進一步壓實“菜籃子”市長負責制,暢通農業生產資料物流通道,著力解決養殖場戶斷糧、缺料、缺藥等問題,明確要求不得阻止飼料運輸車、種畜禽運輸車輛正常通行。 

    但在實際執行中還存在一定困難。

    比如,很多飼料和動保企業因復工條件苛刻無法如期開工,大量養殖戶春節前的飼料備貨即將消耗殆盡,很多地區的車上路拉飼料、原料和動保物資受到嚴管,而這迫使很多養殖場開始限制動物采食,部分養殖場則因無飼料而低價虧本銷售,有的肉雞售價低至1.5元/斤,而剛采購的種禽只能進行坑埋處理。

    “客觀來講,養殖供應鏈斷鏈,不全是物流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天津德利得供應鏈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運營總監惲綿對《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記者分析表示,問題的根源主要在于,各地方相關政府部門“一刀切”的管控模式。

    在惲綿看來,應該才分出輕重緩急,不應該采用簡單的“因噎廢食”的做法,因為任何一種管控模式勢必有著兩面性。為了防控疫情,進行人員、車輛的全面管控是沒有問題的,但這需要在經濟發展基礎和社會正常運轉基礎上進行科學的管控,而不是簡單的“一刀切”式管理。

    比如,物流人員、醫務人員要與普通老百姓區別對待。據估計,物流人員總占比人數最多為1%,而這對疫情造成的風險是有限的,而對全社會來說物流服務又是不可或缺的。

    與此同時,對于貨運司機和物業人員的安全健康問題,企業和國家、社會的立場是一致的,企業自身也必須采取有效的防護措施,以保障員工的生命安全。

    的確,從疫情期間暴露岀來的物流問題來看,不是沒有車,而是司機難找。只有人員到位了,整個物流業才能暢通起來。

    惲綿認為,“當前工業企業、流通企業供應鏈條的恢復應被高度重視,希望政府出臺更加詳細的政策措施,指導企業逐步向更加理性的、更加科學的管控模式去發展。

    據惲綿推測,國內很多企業完全恢復生產,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物流業全國業務量恢復則大約需要半年左右時間。
    當前,疫情給養殖行業帶來了最為殘酷的生存危機,湖北的雞、河南的鵪鶉只是一個縮影。

    “從本次養殖業供應鏈斷鏈的案例來看,我深刻體會到,目前國內的飼料行業供應鏈條還有待完善,尤其是在特殊時期,飼料行業從采購、生產、銷售、運輸等各個環節還存在銜接不暢等問題。”柳寧對此深有感觸。

    作為一家央企背景的物流公司管理人員,柳寧透露這幾天,他正在思考重塑養殖業供應鏈,比如推出新型的供應鏈一體化解決方案,從“代采購+倉儲+運輸配送+金融”等多方面著手,為產業鏈提供從源頭直至終端用戶的一體化服務方案,為助力養殖業發展更便利的供應鏈服務。(本文將刊載于《中國物流與采購》雜志2020年第5期)


    海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