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vplo"></th>

<button id="9vplo"><object id="9vplo"></object></button>
  • <dd id="9vplo"></dd>

    【行業資訊】拓展價值鏈 產業新升級——多部門日前聯合出臺意見促進服務型制造發展

    2020-07-29 14:18:16 admin 3

      核心閱讀

      服務型制造,是制造與服務融合發展的新業態。早在2016年,工信部、發改委、工程院等三部門就發布了《發展服務型制造專項行動指南》(以下簡稱《指南》),提出到2018年力爭完成“5155”示范任務,即培育50家服務能力強、行業影響大的服務型制造示范企業;支持100項服務水平高、帶動作用好的示范項目;建設50個功能完備、運轉高效的公共服務平臺;遴選5個服務特色鮮明、配套體系健全的示范城市。其中,示范企業服務收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達到30%左右。

    《指南》提出了“設計服務提升行動”“制造效能提升行動”“客戶價值提升行動”“服務模式創新行動”共四大類主要行動,其中包括了推動創新設計發展、推廣定制化服務、優化供應鏈管理、實施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提供系統解決方案等共十項服務型制造的發展模式。服務型制造是制造與服務融合發展的新業態。近年來,我國服務型制造快速發展,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有力推動了制造業轉型升級,未來還將繼續助力企業形成新增長點。  

    考慮到《指南》指導期已經結束,相關目標任務已經圓滿完成,為深入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相關部署,以發展服務型制造為突破口推進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進一步解決服務型制造發展中存在的問題,推動服務型制造深入發展,近日,工信部等15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促進服務型制造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重點提出發展工業設計服務、定制化服務、供應鏈管理、共享制造、檢驗檢測認證服務、全生命周期管理、總集成總承包、節能環保服務、生產性金融服務等九大模式,涉及制造業各個環節的服務創新。到2022年,制造業企業服務投入和服務產出顯著提升,制造與服務全方位、寬領域、深層次融合發展格局基本形成。

      服務型制造究竟是什么樣,又如何賦能制造業?

      從單一生產環節向價值鏈兩端拓展,助力企業形成新增長點

      同樣一款快遞箱,依靠優化產品設計,實現整體節材率超過20%。通過為客戶提供整體包裝定制解決方案,浙江大勝達包裝股份有限公司以每年節省材料費用超過4000萬元的成效,成功進入順豐集團供應鏈。

      作為一家以瓦楞紙箱為主要產品的包裝企業,大勝達何以能在市場競爭中突出重圍?秘訣在其提供的產品設計數字化服務。

      打開公司的雅圖CAD產品設計與管理平臺,用戶只需將原始圖稿、結構要求等需求提交到云設計平臺,設計人員即可進行系統建模,并通過3D成型模擬,實現所見即所得。

      “通過提供優質的工業設計服務,讓客戶全程參與,不僅產品研發周期縮短80%,客戶滿意度也大幅提升。”大勝達公司副總裁孫俊軍說,以“制造+服務”為突破口,將產業鏈延伸至上游設計服務和數字化管控服務,大勝達實現了從傳統的單一制造包裝產品向服務型制造企業的轉型。

      “不只是工業設計服務,定制化服務、供應鏈管理、共享制造、檢驗檢測認證服務、節能環保服務、全生命周期管理等共同構成了當前服務型制造的主要模式。”中國服務型制造聯盟有關負責人說,過去制造企業專注于生產環節,以把產品賣出去為目標,服務型制造就是實現從生產加工到制造服務的轉型,將產業鏈向上延伸到研發設計,向下延展到品牌服務,不斷拓展服務路徑,提升產品附加值。

      “從微笑曲線來看,在價值鏈中,附加值更多體現在兩端,也就是設計和銷售,向服務型制造轉型將有助于企業向價值鏈兩端攀升。”在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服務型制造聯盟專家委員會主任黃群慧看來,從世界制造業發展實踐看,國際知名制造企業已實現向服務提供商的轉型,服務型業務收入超過50%。“發展服務型制造,增加服務要素投入,將有利于我國制造企業降本增效,尤其在疫情影響下,向附加值更高的環節延伸,有助于企業形成新增長點,有效對沖經濟下行壓力。”

      大型企業自身開拓服務路徑,中小企業借助平臺完成轉型

      走進沈陽鼓風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客戶服務中心,大屏幕上實時跳躍著產品從交付使用到報廢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數據。

      這是沈鼓集團圍繞服務型制造搭建的云服務平臺,借助這一平臺,客戶可以通過互聯網隨時了解設備的設計、生產、安裝和運行情況,服務團隊則能實時為客戶提供故障預警、故障診斷等在線專業服務。目前已接入上萬臺設備,為超過300家客戶提供產品服務,可降低用戶運維成本30%,提升運維效率45%。

      “在主營業務市場發展放緩的情況下,公司服務型制造業務在過去5年銷售收入年均增速達24.5%,目前已占全部營業收入的27%。”沈鼓集團董事長戴繼雙告訴記者,疫情防控期間,公司開拓升級改造產品服務市場,合作協議簽訂數量創歷史新高。

      拓展服務路徑,增強企業競爭力,成為一些大型制造企業做大變強的“密碼”。但對于不少中小制造企業而言,要想從低附加值生產拓展到高附加值服務,仍是一場需要“踮起腳尖”的艱難跨越。

      能力不足,需求卻強勁,在這一市場“缺口”的催生下,像深圳怡亞通供應鏈有限公司一樣的平臺企業涌現出來。

      “制造業服務化、向產業鏈高端轉型,不少中小企業意愿強烈。”怡亞通公司副總裁邱普介紹,以廣西賀州碳酸鈣產業為例,由于市場遍布全國,過去當地企業以粗加工為主,產業鏈短、產品附加值低,極大限制了當地產業發展。“通過量身打造產業供應鏈交易服務平臺,將下游企業引進來,形成碳酸鈣產業集群,在有效促進企業從加工開采向銷售服務轉型的同時,也提升了當地產業層次,完善了產業生態。”

      平臺企業競相涌現,正成為制造企業向服務型制造轉型的有力支撐。按照《指導意見》,到2022年,還將新遴選培育包括應用服務提供商在內的100家示范平臺,促進服務型制造不同模式深入發展。

      人才支撐薄弱、信息化技術能力不足等問題亟待解決

      我國服務型制造起步較晚,但近年來發展勢頭強勁。《指導意見》提出,到2022年,支撐服務型制造發展的標準體系、人才隊伍、公共服務體系逐步健全;到2025年,培育一批掌握核心技術的應用服務提供商,形成一批服務型制造跨國領先企業和產業集群,為進一步促進服務型制造發展提供了時間表和路線圖。

      前景值得期待,但不少企業坦言,在推進服務型制造過程中,仍面臨高層次人才短缺、信息化技術能力不足等問題。

      “總體來看,當前我國服務型制造仍處于初級階段。”在黃群慧看來,技術水平不足、人才支撐薄弱是主要原因。一方面,隨著數據逐漸成為重要的生產要素,制造企業數字化水平不足成為向服務型制造轉型的技術掣肘。另一方面,服務型制造要求大量復合型人才支撐,這對現有人才培育體系也提出了新挑戰。

      盡管面臨挑戰,但受訪企業普遍認為,我國擁有全球培育服務型制造的肥沃土壤——制造業門類齊全、具有完備的產業體系;超大市場規模,應用場景豐富;企業對新技術適應能力強,創新氛圍活躍;再加上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大力支撐,為服務型制造發展奠定堅實基礎。“服務型制造不應局限于某幾種模式,未來應該鼓勵企業在發展中不斷探索新形態,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黃群慧說。(記者 韓 鑫)

      來源: 人民日報 2020-07-28


    海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