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9vplo"></th>

<button id="9vplo"><object id="9vplo"></object></button>
  • <dd id="9vplo"></dd>

    《董事會》專訪 - 朱碧新:做資本運營的巧手和改革發展的推手

    2020-08-14 17:09:06 admin 1

      8月13日,《董事會》雜志刊發封面文章,專訪中國誠通黨委書記、董事長朱碧新,介紹集團開展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的做法與成效。并配發三篇專稿,解讀國資運營公司改革的“誠通模式”。

      本文為專訪《做資本運營的巧手和改革發展的推手》。

    全文如下:

      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有使命的,使命很特殊,要實現對央企國企新時期改革發展的助推,而且這個助推的力量是很大的。我們是一個有使命的央企。

      文/陳欣 嚴學鋒

      2020年7月,中芯國際登陸科創板,成為資本市場的大熱點。大熱背后,是中芯國際獲得重量級股東的加持,包括國內最大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中國誠通集團為主發起人及管理人)作為戰略投資者投資10億元:這是中國誠通進行國有資本運營的縮影,在資本市場影響力不小。此前的5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提出要有效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功能作用。6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毫無疑問,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之際,尚屬新生事物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承擔重大使命。如何有效定位國資運營、建設一流運營公司?面對這個難題,亟待創新性探索。

      作為首批國有獨資公司規范董事會試點企業之一、首家國有資產經營公司試點企業,2016年2月,中國誠通被確定為央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至今已4年半;目前控股中儲股份、岳陽林紙等7家上市公司,參股眾多上市公司。在這個國資運營空前重要、資本市場風起云涌的時刻,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先鋒、志在一流的中國誠通,可以提供怎樣有益的啟發,又將如何進一步創新?對此,《董事會》雜志總編輯陳欣、研究部主任嚴學鋒深度對話中國誠通黨委書記、董事長朱碧新。因為新冠肺炎疫情之故,采取了在線訪談形式。訪談伊始,朱碧新表達了對《董事會》的感謝、希望以推進公司治理建設為契機深化雙方合作。數小時對話,涉及國資運營、國企結構調整、公司治理等。本篇文章特聚焦國資運營,后續將發布其他主題文章,以饗讀者。

      Q1

      《董事會》:作為央企負責人,你怎么看待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的意義?

      Q1

      朱碧新:我們看到,從十六大到十八大的十年,國務院國資委推動央企改革發展,管資本與管人管事相結合,取得了巨大成績,也為十八大以來的國資國企改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十八屆三中全會后,國資國企改革進入新階段,聚焦管資本。管資本最核心的一個制度性安排,就是改組新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成立這兩類公司,是推進以管資本為主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營體制的重要舉措,是黨中央從國家治理高度做出的頂層設計。

      Q2

      《董事會》:從國有資產經營轉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中國誠通如何重新定位自己?

      Q2

      朱碧新:我們承擔了改革的任務,非常高興(笑);這項工作使命非常光榮,我覺得這是政治責任,同時是經濟責任。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是一項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是新事物。試點以來,為了更好把握運營公司定位,我們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事,就是充分發揮黨的思想建設優勢,從偉大思想中尋找破解難題的金鑰匙,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找到方位,找到方向。根據國企改革頂層設計、《國務院關于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的實施意見》等重要文件,在國資委的指導下,我們摸索資本運營公司應該怎么辦?運營公司和投資公司、產業集團有什么區別?要把運營公司的特點、功能、定位思考清楚,在體制、機制、模式上實現突破。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是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中國誠通作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要練就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一雙“巧手”,成為中央企業改革發展的“推手”,著力在基金投資引領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國有資本的流動性、提供金融服務、開展資產管理等方面發揮作用。

      Q3

      《董事會》:做巧手需要創新,創新是第一動力,尤其是國有資本運營公司這種新生事物。

      Q3

      朱碧新:組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沒有成熟經驗可以借鑒,要有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必須大力弘揚改革創新精神。比如,我們是改組成立國有資本運營公司,但不是簡單的改組,是以新設方式改組。我們以“精簡高效、運行專業”為原則對集團總部實施改組,明確總部戰略規劃、制度建設、資源配置、資本運營等重要功能,實現“強總部、大運營”新格局。突出總部強在精干、強在賦能、強在風控、強在黨建;運營公司的“大運營”聚焦于研究大戰略、獲取大資源、培育大產業、利用大市場、倍增大價值。改革后總部變化很大,新設很多與資本運營相關的部門,引進很多與資本運營相關的專業人才,全面梳理完善了與資本運營相適應的制度、流程和工作體系等。

      Q4

      《董事會》:具體來看,你們在資本運營中主要有哪些創新?

      Q4

      朱碧新:根據定位,國有資本運營公司主要以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提高國有資本回報為目標,以財務性持股為主。要實現這些功能,我們搭建了基金投資、股權管理、資產管理、金融服務平臺,是無中生有、創新出來的。

      基金投資是我們誠通資本運營特別大的亮點。經國務院批準,2016年9月,中國誠通作為主發起人成立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總規模3500億元,分三期募集,首期募資額達1310億元。國資委對結構調整基金非常重視,因為它作用非常明確——要推動央企、重點國企的布局結構調整、轉型升級,同時是市場化的基金、要通過市場化投資獲取回報滿足出資人要求,所以它有雙重使命,挑戰挺大。

      4年運作下來,我們深刻體會到,黨中央、國務院以基金市場化投資的方式推動國有企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戰略決策是絕對正確的;推動央企國企布局結構調整與實現市場化投資回報的“雙重使命”,經過努力是完全可以實現的。另外,我們成立了100億元的不良資產處置專項基金、240億元的債轉股專項基金,在實際運營中都發揮了很好的效果。我們馬上要組建中國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總規模2000億元。

      Q5

      《董事會》:伴隨國資運營試點,中國誠通怎樣變革公司治理?

      Q5

      朱碧新:公司治理的要求更高了,治理體系需要創新。第一,資本運營公司,以財務性投資為主;控股經營和財務性投資,從公司治理來說有區別。比如,按照管資本方向調整管控方式,從“審批式管理”向“通過公司治理機制行權”轉變:通過派出董事、監事參與出資企業的治理。第二,集團董事會的構成發生了變化。

      外部董事從過去產業專業背景雄厚,轉變為金融、財務背景為主的董事。董事會更加注重發揮外部董事的專業背景和能力,牽頭推動資本運作、制定金融規劃等專項工作。

      第三,堅持“兩個一以貫之”,積極探索“管資本管黨建、管人管黨建”相統一的制度機制,明確黨組織在決策、執行、監督各環節的職責權限和工作方式,形成各治理主體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機制。

      按照中央要求、加強黨對國企的領導,落實黨建進章程。制定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意見,黨委堅持通過理論中心組平臺,與董事會、經理層共同對戰略性、方向性問題進行系統謀劃和超前研究;通過嚴格落實“雙向進入、交叉任職”領導體制,保證黨委意圖在其他治理主體決策和執行中得到落實;黨委針對巡視發現的突出問題,向董事會、經理層發送意見函,推動問題解決和治理能力提升。黨委前置審議方面,我們嚴格按照相關要求進行,非常制度化。

      我們現在的公司治理效率,比過去更高。

      Q6

      《董事會》:經過四年半的試點,中國誠通主要取得了哪些成效?我們注意到公司在資本市場的影響力不小,包括投了中芯國際等一批資本市場有影響力的項目。另外,員工獲得了怎樣的改革紅利?

      Q6

      朱碧新:一是公司規模發生巨大變化。不到五年時間,總資產翻了兩番,凈資產翻了兩番半,利潤翻了兩番,目前公司運營管理的各類資產已達8000億。第二,在推動央企、重點國企改革發展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我們通過基金投資推動了很多央企的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第三,我們四個平臺建設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果。比如,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目前已投資簽約1100億,已交割900億,有力推動了央企國企的結構調整和改革發展,同時也帶動了其他所有制企業的發展。作為單只基金,在投資規模、速度、力度和資本市場影響力方面都是首屈一指。股權管理平臺目前來看基本成型,持有上市公司股權近700億,發行了國企一帶一路指數、央企結構調整指數及ETF產品。資產管理方面打造升級版,我們承接國資委交給的專項任務,在盤活國資存量方面發揮了較大的作用,比如成立國海海工資產管理公司,有效整合央企在海工方面的資產。成立中國健康養老集團,承接黨政機關培訓、療養機構,轉型發展普惠制養老,提供社會化服務。

      以往十年的資產經營試點,我們對央企的改革脫困發揮了很大作用,廣大干部職工付出很多。從2016年開始資本運營到現在,隨著集團經濟效益的提升,員工的收入得到較大提升。隨著公司在國民經濟、社會上的地位和影響力提升,員工的成就感、自豪感越來越增強,更有價值感。

      Q7

      《董事會》:在這個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資本市場向上的全新時期,你們面臨哪些挑戰,會如何進一步深化改革?

      Q7

      朱碧新: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是有使命的,使命很特殊,要實現對央企國企新時期改革發展的助推,而且這個助推的力量是很大的。我們是一個有使命的央企。目前,中國誠通整體資本實力還有待進一步提升;由于歷史使命,目前管理了大量低效、無效的困難企業;目前控股經營的質量還不太高、規模占比偏大;資本運營的人才相對不足,整體上資本運營的能力不夠。這些挑戰都是現在我們需要面對的,同時必須贏下這些挑戰。另一方面,隨著資本運營公司試點工作的不斷深入推進,資本市場的變化對集團的運營和績效的影響力和帶來的挑戰日益突出。

      下一步,我們要深化資本運營試點,緊扣管資本的要求,圍繞集團“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家財富運營管理機構和國家治理可以信賴的資本力量”的戰略愿景,根據中央“到2020年在國企改革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決定性成果”的要求,打造市場化運營、專業化管理的國有資本運營平臺,形成資本運營的標志性成果。到2035年,中國誠通力爭成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一流資本運營公司。

      Q8

      《董事會》:改革是件難事,近年來的國企改革更多是啃硬骨頭。作為國企領導人,你如何看待改革對國企領導的壓力?有什么話和大家共勉?

      Q8

      朱碧新:2009年6月,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習近平同志對中國誠通承擔中央企業非主業及不良資產市場化、專業化運作和處置的重任、抓好困難企業學習實踐活動的經驗做法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堅持分類指導,推進改革重組,有針對性地解決實際問題。中國誠通黨委始終以總書記重要批示精神為指引,與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結合起來,學思踐悟、知行合一,努力形成推動國有資本運營公司試點改革的強大合力,鑄造了“勇挑千斤擔、敢啃硬骨頭”的誠通精神,在面臨各種改革任務時,我們不推不擋、堅決執行。

      改革涉及很多傳統的思維、利益,要改變、打破就會有挑戰,就會有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改革從來都需要力量去推動,不會一帆風順。

      所以,你要有承受反作用力的能力,如果沒有這樣的能力,就別談改革。改革的過程中,你要有創新的精神、思維和能力,如果你什么都不敢想、不敢試,那別談改革。你最終要用事實來證明你提出來的改革方案和改革措施對國家、企業、員工都有利。你要不斷提升自己、廣泛傾聽各方面的意見、帶動團隊成為學習型的組織,讓大家達成目標一致、認識一致、力量一致。改革還要有堅持力,如果不堅持,可能就改不成、變成改良。

      歷史上很多改革,就是因為不夠堅持而變成改良了。所以,我覺得對企業管理人員來說,要有一個強大的內心世界才能去推動改革,否則就別談改革。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我們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特別是疫情發生以來,國有企業在大災大難面前的頂梁柱作用更加突出了。

      就誠通的改革而言,我們必須堅定不移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大力弘揚“勇挑千斤擔、敢啃硬骨頭”的誠通精神,努力把誠通精神轉化為推動改革試點的強大精神動力,強化政治意識,提升服務大局能力,強化探索意識,提升開拓創新能力,真抓實干,以改革創新開創國有資本運營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海南福彩网